>首页> IT >

回中心相当卖力又无力,张朝阳和搜狐谁也带动不了谁?

时间:2022-05-18 11:52:06       来源:天极大咖秀

似乎从2016年起,一直奋斗在一线的张朝阳,每年都会喊一两次,搜狐要重新回到互联网的舞台中央,这样似乎连续喊了三四年。

而张朝阳到底有多拼呢?他曾表示自己每天只睡四小时。

“每天都是3点多起床,在家睡个3小时,然后到公司大概在5、6点时间再补觉一小时,这样的作息他已经坚持了三年多。”

不止于此,当互联网二代、三代都开始退居幕后的时候,张朝阳却依然坚守在一线,举办校花大赛,或者当老师上物理课,以及从上至下支持着搜狐的大局。

然而,根据搜狐最新公布的财报来看,搜狐有那么点配不上张朝阳的付出,张朝阳也没能带搜狐回到互联网中心,反而越走越远。

搜狐的高光与迟暮

昨日,搜狐发布了截至3月31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,总营收为1.93亿美元,较2021年同期下滑13%。

归属于搜狐公司的净利润为300万美元,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),归属于搜狐的净利润为900万美元。

分业务来看,第一季度品牌广告收入为2400万美元,较2021年同期下降23%;第一季度在线游戏收入为1.58亿美元,较2021年同期下降11%;

同时,搜狐的毛利率也出现下滑,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和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搜狐一季度毛利率均为75%,2021年同期均为79%;一季度搜狐营业利润为1300万美元,2021年同期为5100万美元。

此外,按照2021年全年利润总额 7900万美元对比,仅仅实现了去年总额的 11.39%。

尽管营收、利润都出现下滑的情况,但值得注意的是,第一季度其营业费用为1.32亿美元,较2021年同期增长6%。

同时,将时间线拉长来看,搜狐面临的各项指标的有着持续下滑的迹象,如去年四季度,营收1.93亿美元,同比下滑23.72%

从财报数据不难看出,如今的搜狐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面对宏观环境的不景气,搜狐的业务指标或将面临持续的恶化。

实在让人唏嘘!

张朝阳表示:"本季度,搜狐媒体不断升级产品、提高内容品质,持续吸引用户并保持活跃度。搜狐视频持续贯彻 " 双引擎 " 战略,着力将价值直播拓展到更广泛的科学领域。我们还积极获取用户,探索提高搜狐媒体和搜狐视频的商业化能力。

从目前搜狐的现状来看,主要依赖于游戏机广告业务,而从游戏业务的低迷也不难看出,搜狐的游戏方面创新的乏力。

而媒体广告业务,一方面广告市场整体面临着下滑,且随着媒介的变迁,进行了大量的转移,目前重点已经聚焦在短视频及各类种草平台,门户类媒体广告业务很难再出现增长点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在这两项业务之外,也难看到搜狐新的增长点,整个长视频赛道深陷亏损泥潭,搜狐视频有多少底气与实力,去加入这场烧钱大战?

在中文互联网发展的初期,成立于1998年的搜狐是名副其实的开拓者,也是早期中文互联网的一面旗帜,并在中文互联网崛起的前十年一直是搅动风云的那一个。

在张朝阳的带领下,搜狐也在成立两年后的2000年就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。

同年,搜狐被美国《福布斯》评为“全球最佳300名上市小公司之一”;张朝阳成为《时代》周刊评选的“世界十大数字英雄”,与他一起入选的还包括比尔·盖茨。

从内容、博客、输入法、搜索,到网络游戏、视频技术、社区网服务等,从人们触网的工具,到网络社交的横纵延展都能看到搜狐的身影,并是极为亮眼的那一个。

甚至到了2010年,张朝阳依然可以底气十足地说:“中国互联网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刻,这是一场巨头之间的战争,而巨头只有七个:就是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腾讯、百度、阿里巴巴以及盛大。”

然而从2010年以后,搜狐却成为巨头之争中,率先败下阵来的那一个之一。并逐渐在主流舆论中消失。

尽管剥离畅游、搜狗,将其再次推向资本市场,再到收回畅游,卖掉搜狗这些事件都让搜狐和张朝阳回归到主流视野,但那都是极其短暂的。

不过挽回搜狐的市场地位,张朝阳却一直没有停下脚步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一个时代真的结束了。

张朝阳的卖力与无力

2016年,张朝阳曾说,“搜狐要用三年的时间重回互联网中心”。他说,未来将全面回归公司的管理,搜狐也会爆发竞争力。

那时候,搜狐还有几张底牌,媒体资讯、搜狐视频、游戏和搜狗。

最开始喊出这句口号的时候,张朝阳还抛出了另一句话: “中国互联网是由搜狐开启的”。

而这个口号,在接下来的三四年,张朝阳似乎每年都会重复一遍。

当然,伴随这个口号,在搜狐的宣传口径中,搜狐似乎每一次都能玩出一些花样,创造一些概念,以及描绘一张张美好的蓝图。

大到搜狐视频的自制剧与千帆直播,小到校花、校草大赛,在这个口号喊出的后几年里,搜狐一直变着法子边求关注边求新增长。

张朝阳不仅在阵前敲鼓,还要放下鼓槌,亲自上阵。

据媒体报道,每天早上8点张朝阳都会在千帆上直播英文读报。2019年12月张朝阳做客《头条有约》时透露,自己已经坚持直播了三年零两个月,每周直播6次,每天大概有几万人观看。

看看只有一千多的观看量,张朝阳能坚持三年,足以说明张朝阳为了能让搜狐重回中心有多卖力!

2019年6月,搜狐社交App狐友上线,张朝阳个人主页直接写道,“搜狐产品的事儿,找我就行”,更是频繁发动态与网友互动。

然而这个过程中搜狐视频掉队了、搜狗卖身了,媒体资讯业务和游戏业务面临负增长,张朝阳的底牌在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的路上显得异常的乏力。

而打出的那些随机的创新牌是满满的无力。

2019年,关于搜狐三年回归互联网舞台中央的计划,张朝阳表示,三年时间显然不够,“我需要一个extension(延期)”。

今年3 月,抖音宣布已与搜狐达成二创版权合作。抖音、西瓜视频、今日头条获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,这也算是沉寂已久的搜狐视频传出的新消息。

除此之外,张朝阳本人也从去年开始上起了物理课。张朝阳表示,“我们认为知识传播是长久的事情,我们先开始做,就可以抢占先机。”

要回互联网舞台中央的张朝阳和搜狐,怕是能不能登上相关的榜单都需要打上问号了!

所以对于搜狐来说,重回互联网中心有那么重要吗?显然不重要,好好发展自身业务、持续创新才能对得起张朝阳这么卖力。

而张朝阳似乎也开始放下了重回中心的执念,近期他表示:

“其实年轻人也没有必要那么努力,有时候即便是使尽浑身解数,激发自己最大的潜能,也许也并不见得能够取得太大的成就。”

柴狗夫斯基©️

作者|小柴贰号

编辑|谭松

关键词: